当前位置:42小说下载 > 玄幻魔法 > 超维术士 > 正文 第1132节 夜的变化

第1132节 夜的变化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拉苏德兰的变故,也传到了猎物馆内。

    幽深的长廊上,奥路西亚站在陈列馆的门口,它的背后是一扇打开的窗户。

    原本窗外闪烁的是火红的光,倏忽间,天光被黑云遮掩,变得阴沉沉的,和幽黑的长廊几乎融为一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是大地一震,狂风呼啸。

    “奥路西亚大人,拉苏德兰的气氛好像变得有些不对劲。”罩在火红袍服中的侍火魔坦丁,来到窗前,将窗户关上,喧嚣的风声瞬间被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个拐角处,格瑞伍蜷缩成团,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某种哀戚情绪中。

    “当人类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拉苏德兰的气氛就已然发生了变化。”温和的声线,回荡在寂静的走廊中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转过身靠在陈列馆的门栏上,所有的表情都隐藏在瓷白面具下:“不过,我倒是没想到,拉苏德兰会走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坦丁有些不明白所谓‘走到这一步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面对坦丁的疑问,奥路西亚并没有解释,但瓷白面具下的幽焰之眸却缓缓闭上。对于它而言,阖上眼的世界,有时候比起睁开眼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“那,如今的变化,会对大人的计划有所影响吗?”坦丁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事情已经发生,变故成为既定事实,也只能接受。就算真的有影响,奥路西亚也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只能说,那些所谓虚空巨塔的大恶魔,真的一点也不可靠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站起身,回过头看向陈列馆的大门。

    陈列馆的门并没有关,门内并不像走廊那般漆黑,反倒十分的光亮。而光源,却是来自陈列馆最后方墙壁上的一幅画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记得,它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,里面还有一些黑色斑点。据说,这些黑色斑点指代的是夜幕。

    如今,这幅画上没有丝毫的黑色,全是燃烧的火焰。

    火焰看似在平面,但它的光辉却蔓延到了立体的世界。当奥路西亚看向那幅画时,那火焰仿佛直扑眼帘,哪怕隔了数十米,依旧能感觉到那种恐怖的灼烧感。

    这场火焰盛宴的主角夜,正站在那幅画的面前。

    夜本来一直注视着那幅画,或许是拉苏德兰的地震,让夜感觉到了什么,它微微转过头,露出一张逆光中的侧脸。

    夜看向了虚空巨塔的方向,或许是融入了一部分源火气息,夜的目光穿过了影雾区,看到了铭文总枢纽前的波波塔。

    波波塔的身上,有和它相似的气息。

    它的眼神中难得出现一丝讶异,沉思了片刻,夜回想起了很多年前,冯曾经和他说起过一个很特殊的人属。

    拜源人。

    “源火之畔,诞生了一群世界的宠儿,他们就是追逐拜源之火的拜源人。”这是冯在陈述书中对拜源人的来历描述,可下一秒,冯便笑眯眯的道:“拜源人,得天眷,却遭人嫉。我离开南域的时候,听说拜源人已经灭绝了。”

    波波塔的身上,有源火的气息,和冯所说的拜源人倒是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有些可惜。”夜在心中暗暗摇头:“执念无法与自身实力相匹配,如今却是被那位存在引诱,堕入了深邃炼狱。”

    夜只是看了一眼,对波波塔已然有所了解。收回了视线,夜的表情再次恢复冷漠。

    在陈列馆门外见证这一幕的奥路西亚,心中非常好奇,夜到底看到了什么,居然能让它的表情出现动容?

    不过,奥路西亚的好奇,大概是没有办法得到答案了。

    因为下一秒,画中的火焰突然冲破了“纸面”的障碍,无尽之火将夜团团包围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的身体也开始逐渐崩离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夜的身体在化为基础粒子。远远看去,就像是拼图的一角,化为了散沙,并且这个散沙在不停的扩散,最后终将会把夜彻底崩解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!”坦丁也看到了这一幕,它表情带着惊疑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奥路西亚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夜馆主在迈出最后一步,这是……火之君主必经之路。”

    随着夜馆主的身体开始崩解,拉苏德兰的变化再生。之前是黑云汇聚,狂风大作,如今,那不甘寂寞的火焰天空,终于继之前的“流火”后,再次生出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离猎物馆不远处的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坎特和萨曼莎终于等到姗姗来迟的丝奈法,他们交流着之前从安格尔得到的消息,正准备安排下一步的计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拉苏德兰出现黑云与狂风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有谙悉这一变故的原因,紧接着,新的变化又诞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感觉到,空气中蕴含的火元素有点怪?”说话的是丝奈法,或许是之前中过冰谷诅咒,丝奈法最近对火元素的变化十分敏感。

    “的确有点怪,仿佛空气正在被燃烧。这种感觉,有点像是在熔岩之地。”萨曼莎感知了片刻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拉苏德兰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变化?

    在她们不解之时,坎特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空气中,无端生出一个红点,他疑惑抬头看向天空

    与坎特一样,安格尔此时也在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天空中飘起了火星点点,而且这些火星无端而生,无凭而长,随着狂风飘散的漫天都是。

    “这些点点火星,也是拉苏德兰的示警吗?”安格尔低声自喃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是火之君主的最后一步。”难得安格尔没有主动询问,法夫纳便说了答案,不过在说完之后,法夫纳的眼神却是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一个半血恶魔都达到了这一步,而自认为血统更为高贵的自己,却还看不到前路,这让她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撇开阴郁的环境,漫天的火星,其实很美。

    只不过它的美,和萤火点点不同,萤火的美,是梦幻。而火星的美,和其本身意味很相似,燃烧以及逝去。

    燃烧的是这方天空,逝去的,也许是处于岌岌可危的拉苏德兰。

    猎物馆内,夜馆主的身体几乎有一半化为了基础粒子。

    周围的火焰更加的跃动,并且逐渐形成了一条路。这是传火之路,也是荣耀之路,更是领主之路。

    路的尽头,通往墙上的那幅画。

    之前画中之火冲破桎梏后,画面并没有变为“黑夜”,如今,画中是一个漩涡,漩涡的背后则是一片火焰的世界。

    而那个世界似有无尽的吸引力,不仅仅夜的目光紧紧盯着漩涡,就连奥路西亚也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的手在颤抖,它也想踏上此路,去看看漩涡背后的世界。

    因为它很清楚,那个火焰世界,其实就是一切的起源!

    源火,被称为起源之火。它依附在文明诞生的源头,在不可名状的世界熊熊燃烧。想要一睹其面貌,非常之难,只有源火降临那一刻,才有机会看到这方世界的入口。

    纵然奥路西亚很想去看看那不可名状的世界,究竟是什么样的,但它明白,以它的实力踏进去,估计连化为薪火的可能都没有,就直接变为灰飞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夜馆主也只能变为基础粒子,才能进去融入源火。而等夜馆主从那片世界归来时,它能记得的回忆,估计也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之所以知道这些内幕,却是格瑞伍的先祖,曾经也进入过那片世界。不过那位火纹领主在离开那片世界后,关于那片世界的记忆却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当夜馆主的身体全部化为基础粒子的时候,一道无来由的风吹来,将陈列馆的所有火焰,包括那浮动的基础粒子,全都裹进了画中的漩涡。

    陈列馆重新变得空旷漆黑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在确定夜馆主已经离开,这才踏进了陈列馆。

    奥路西亚来到画的面前,此时画中的火焰、漩涡全都消失了,再次变为了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也直到这时,奥路西亚才看到了画中一角,写了这幅画的名字:《夜》。

    “夜。”奥路西亚念叨出来,看着画面中的漆黑之夜,不禁轻笑道:“原来,这才是你真正的面目。”

    这个‘你’,说的既是这幅画,也是那个冷漠的半血恶魔。

    坦丁抱着陷入沉睡的格瑞伍,也走进了陈列馆:“大人,现在我们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待夜的归来。”奥路西亚轻声道,“还有,一定要保护好这幅画。”

    奥路西亚所说的保护,却不是现实意义上的保护。因为这幅画成了连接那个世界的通道,从某种意义上,这是深渊的意志。就算奥路西亚用尽全力,也绝对毁坏不了画。

    它所说的保护,意思却是让这幅画不能离开它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当夜从那片世界归来,必然是从这幅画里出来。而那时,泄露出来的源火,便是奥路西亚的目标。

    同样的,这些源火不仅仅奥路西亚需要,所有的火系恶魔,都会为之疯狂!更何况,如今还有人类在旁觊觎,所以它们必须守护好这幅画,并且第一时间将源火掌握在手中。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